海鱼田

是个辣机的人

以前的草稿,有点画不动了,搁这儿一下,不打tag了

好久没产出了,开始自我反思

去年的一代小剧场摸鱼

p1各种本人真实经历,被邦尼吓得最多也最严重

p2电话君在第五夜把话筒给了孩子们

要着手填老早挖的小小坑了(恰咕咕煲

很久以前的一些沙雕和摸鱼

p1所有版本的帅戈的发色混合(白毛版本较多不列举,紫毛救援队版本,褐毛星猫宝宝版本,灰毛仅为快猫版本看起来有些灰

p2没什么意义的摸鱼,阿杰

p3瓶爷孙和欧手机,改自表情包

去年四五月练画光的产物,不出所料对指绘毫无灵性

翻出了一张老图。初代五小只

(就是原稿不知道跑哪儿了

大概是私设的电话君。为了不被人注意到,老把帽子压低至遮住眼睛(但是有没有用呢)

一直觉得电话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,在披萨店存活了那么多年,还熟知各种秘密...不愧是作者配音的bug级人物(雾

(对这个只闻其声不见其容的家伙莫名感兴趣

什么,帽子上的字和胸牌?还有电话?憋管了下一张再加上吧(懒惰

最潦草的选手(

假装表达诚信

“你终于出门了!我早就回来了,但衣服坏了还没修好,门窗太严实我钻不进去,大家的电话和短信你都不复…不过你没事就好!”

黑皮白毛的毛绒绒小公主真是......太可爱了(哭于手残